51酒水网

51酒水网

http://www.woyao9.com

菜单导航
51酒水网 > 白酒资讯 > 正文

复盘江小白,身份隐患,消费者不再买单?厚积

作者: 51酒水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13:02:36

经过几年发展,江小白虽然在年轻人中占有一席之地,2019年6月,江小白的生产基地江记酒庄三期项目宣布正式投产。江记酒庄共占地760亩,其中三期项目占地550亩,总投资约22亿元,三期项目全部投产后,江记酒庄产能将在原来的基础上实现倍增。

但江小白和传统老牌酒企相比,体量依然较小。

七年争议商标案,为什么是江小白?

就在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有限公司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结果了,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最终归属于江小白公司。

复盘江小白,身份隐患,消费者不再买单?厚积

最高院以四大理由认为,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即2011年12月19日申请注册前,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并非江津酒厂的商标,根据定制产品销售合同,江津酒厂对定制产品除其注册商标“几江”外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并不享有知识产权。新蓝图公司对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侵害江津酒厂的合法权益,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15条规定。

首先,江津酒厂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先使用该诉争商标。

其次,虽然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存在经销关系,但双方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也同时约定定制产品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权利归新蓝图公司所有。

第三,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合作期间的往来邮件等证据证明,“江小白”的名称及相关产品设计系由时任新蓝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在先提出。

第四,江津酒厂在再审阶段提出其在先使用“老江白”等主张及相关证据。

最高院认为,江津酒厂在请求宣告诉争商标无效时,并未提出其在先使用“老江白”的理由,该院不予审查。

说到江小白,就不得不提其灵魂人物陶石泉。

彼时,国内白酒品牌热衷于塑造“高大上”的品牌调性,陶石泉另辟蹊径,做小而美。

陶石泉不仅将心思花在营销上,也从资本运作上开启了江小白的步伐。

2018年5月3日,在陶石泉的操盘下,江小白正式宣布以7813万收购重粮酒业有限公司(下称“重粮集团”)100%股权。根据公开资料,重粮酒业位于重庆市南川区,前身是始建于1984年的四川省南川县粮食局曲酒一厂。通过收购,江小白做大了自己的产能规模,更能完成深耕重庆市场。

2019年9月江小白的投资人发生变更,原投资人重庆正居资本退出,新增投资人重庆凯锐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后者的股东宁波禹荟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隶属红杉资本旗下,红杉资本由此成为江小白新的投资人。在业界看来,红衫资本是借重庆凯锐来持股3.33%。而红衫资本的介入无疑会加速江小白的IPO步伐。

目前,江小白的股东列表里还有IDG资本、天图投资、高瓴资本、黑蚁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企查查显示,创始人陶石泉持有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36.65%股份,为公司最大的个人股东。

此前,关于媒体报道“江小白计划2020年IPO”,江小白内部人员予以回应,并表示上述消息“子虚乌有”。

有业内人士表示,江小白上市计划早已在推进当中,无论江小白今年上市与否,此次对其上市的猜测,都从侧面印证了江小白在短短8年间成长为了上市“潜力股”。尽管传闻已获澄清,但在高速成长的背后,“江小白何时上市”,已然引起了行业新一轮的猜想。

那么,江小白何时上市?是否会上市呢?

据了解,江小白酒水产业园规划面积约1600亩,计划用六年左右的时间,构建包含白沙烧酒、小曲清香高粱酒、威士忌、青梅酒等20多类产品的主导业务。产业园项目建成后,将实现百亿级以上的营收规模,创造20亿以上税收。

这些基础性的利好消息,无疑为江小白“即将上市”做足铺垫。从资本和政策的角度看,江小白的确有快速上市的可能。

而据最新修订的证券法也将于2020年3月1日起施行,其中明确全面推行注册制,将全方位提高A股市场的包容性,并淡化行政管制和IPO过程中的行政干预,改由证券交易所来实施IPO审核。审核方式的彻底改变,会在一定时期内使A股市场众多企业IPO进程提速,引发企业蜂拥上市。

两相推动下,如果江小白近几年内选择上市,或许将成为“最年轻”的酒类上市公司。2018年,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曾表示,五年后江小白在酒业板块的营收目标为95亿元。届时无论上市与否,江小白也有望成为最年轻的百亿酒类品牌。

江小白的瓶颈,是消费者越来越少?

然而表面顺风顺水的江小白,除了要面对传统酒企的竞争之外,还有来自其他方面的麻烦。

挖掘机需要人设,品牌也不例外。提到故宫我们会想到清帝卖萌,提到江小白我们会想起文艺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