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酒水网

51酒水网

http://www.woyao9.com

菜单导航
51酒水网 > 进口酒 >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六章 贵腐葡萄

作者: 51酒水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10:21:39

  老韦斯特在一旁说道:“夏,这是我从业几十年,见过的最完美的橡木桶,我想没有可能更好了!老卡尔的箍桶手艺和你提供的极品橡木,简直是相得益彰!”
  夏若飞微笑着问道:“韦斯特大叔,这么说这几个橡木桶已经完全符合使用的标准了?”
  老韦斯特表情夸张地说道:“当然!一定是经过严密监测,老卡尔的独门标志才会被烙印上去的!”
  这相当于是卡尔的一个品牌,但凡烙印上这个标志的橡木桶,老卡尔都会完全负责。
  “那太好了!韦斯特大叔,我要其中两个木桶,剩余四个橡木桶,就留在酒庄使用吧!”夏若飞高兴地说道,“卡尔大叔的制桶费用,就从酒庄的账上支出吧!”
  出乎夏若飞意料的是,卡尔不假思索地说道:“夏,这几个木桶我免费给你制作!只要明年你还能将这样的木料交给我来加工!而且明年的制桶费用,我也会给你打个折扣!”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卡尔大叔,韦斯特大叔这么信任你们的技术,明年的那批橡木桶我肯定会交给你来制作的,不过这六个橡木桶的钱还是要给的,一码归一码嘛!我们华夏有句老话:亲兄弟明算账!”
  说完,夏若飞不等卡尔再推辞,就示意老韦斯特直接去开支票。
  像卡尔这样的顶级箍桶匠,哪怕是自己提供原料给他加工,制作费用也是很高的,甚至比市面上直接购买橡木桶还要贵,不过这些小钱,夏若飞自然是不会在乎的。
  每个橡木桶的制作费是300澳元,老韦斯特很快就开了1800澳元的支票,交给了卡尔。
  卡尔见状,也没怎么推辞,就高兴地收下了这笔钱,然后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夏若飞来年一定要把订单交给他来做。
  卡尔驱车离开之后,夏若飞和冯婧又欣赏了一会儿被老韦斯特称为“艺术品”的橡木桶。
  两人都是看热闹的外行人,在橡木桶上这边瞧瞧、那边摸摸,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来,只是觉得做工还真是挺棒的,一看就是很有档次的东西。
  老韦斯特其实是想把六个橡木桶全部留下来的,尤其是夏若飞要带走两桶葡萄汁清液,他就更是心疼。
  今年的葡萄品质出奇的好,在老韦斯特看来,夏若飞带走两桶葡萄汁清液,最终的结果只可能是全部浪费掉,这对一心扑在酒庄事业上的老韦斯特来说,简直就是犯罪啊!
  但谁让夏若飞是老板呢!别说带走两桶了,就算他要把今年所有的葡萄汁全部倒到水沟里去,老韦斯特也没办法阻止啊!
  所以,当夏若飞提出现在就准备灌装两桶葡萄汁清液的时候,老韦斯特也认命了,站起身来准备去安排。
  就在这时,卡贝丽大妈拿着老韦斯特的手机走了过来:“嘿!你的电话!是金橡树酒庄那边打过来的!”
  老韦斯特脱下手套,对夏若飞说道:“夏,你稍等一下,我先接个电话!”
  夏若飞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韦斯特接过手机之后,走到了一边去接电话,过了一会儿他拿着手机走过来,说道:“夏,非常抱歉,金橡树酒庄那边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一下,你要的葡萄汁清液我让卡贝丽给你装吧!”
  夏若飞有些关切地问道:“金橡树那边出问题了吗?”
  “那倒没有,工人发现一批准备收获的葡萄有些特殊,我得马上过去看看。”老韦斯特轻松地笑道,甚至还带着一丝期待,“没准是好事呢!”
  夏若飞一听就更感兴趣了,说道:“干脆我也一起去看看吧!葡萄汁清液什么时候装都行啊!”
  老韦斯特爽快地说道:“当然没问题,你是老板嘛!”
  夏若飞笑着对冯婧说道:“怎么样?婧姐,咱们一起去金橡树酒庄逛逛?”
  冯婧微笑点头,学着老韦斯特的口吻说道:“当然没问题,你是老板嘛!”
  夏若飞不禁翻了翻白眼,说道:“皮一下很开心是吧?”
  冯婧笑得花枝乱颤。
  一行人坐上了老韦斯特的老款霍顿轿车,朝着金橡树酒庄开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就来到了同样位于猎人谷地区的金橡树酒庄。
  同韦斯特酒庄相比,金橡树酒庄的规模更大,而且建筑也新得多,就像是地主老财和长工的区别。
  在转让给夏若飞之前,金橡树酒庄可是猎人谷地区数一数二的大酒庄了,是韦斯特酒庄没法比的。
  不过现在这个酒庄已经姓夏了,之前在老韦斯特面前满满优越感的金橡树酒庄老板罗宾森,也不得不接受曾经他引以为傲的大酒庄如今要接受老韦斯特管理的事实。
  老韦斯特直接把车子开到了葡萄园,然后三人下车步行走了进去。
  金橡树酒庄的葡萄园规模是韦斯特酒庄的好几倍,占据了两个山包以及山谷地带,一排排去年重新种植的semillon葡萄树整齐排列延伸向远方,看起来蔚为壮观。
  一名工人在葡萄园门口等候着,见到老韦斯特一行人,他立刻就迎了上来。
  夏若飞也认得这位名叫哈里森的工人,因为哈里森原来就是韦斯特酒庄的员工,是老韦斯特手下比较得力的工人,种植葡萄的经验也非常丰富,所以老韦斯特专门派他来这边负责葡萄的采收。
  “哈里森!”老韦斯特上来就问道,“那些葡萄树在什么地方?”
  “韦斯特大叔,翻过这个山包就能看到了,那块区域本来是准备这两天采收的。”哈里森说道。
  “走!带我们看看去!”老韦斯特说道。
  夏若飞一边走一边问道:“韦斯特大叔,是葡萄出什么问题了吗?”
  老韦斯特笑了笑说道:“没事,应该不是坏事,到那里看看就知道了。”
  一行人在哈里森的带领下,沿着小路翻过了山包,很快就来到了哈里森说的那片区域。
  夏若飞的眼力很好,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片区域的葡萄跟他这几天看到的有些不一样。
  这些葡萄变得有些干瘪,颜色也不再是金黄色,而是呈红褐色,葡萄外皮上似乎还有一些难看的斑纹。
  夏若飞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葡萄腐烂了,心里直呼可惜,同时还有一丝歉疚——他觉得可能是老韦斯特为了等他来澳洲,所以推迟了葡萄采收的时间,而金橡树酒庄这边葡萄种植规模又很大,所以才会导致来不及采收的情况发生。
  让夏若飞感到意外的是,老韦斯特见到这些变得十分丑陋的葡萄,却如获至宝地加快脚步,几乎是扑了上去。
  然后他凑得很近地仔细观察,摘下一颗干瘪的葡萄反复地看,最后甚至还把这颗葡萄放进嘴里咀嚼,然后连皮一起吞了下去,根本不管脏不脏的。
  夏若飞和冯婧看了都觉得有些恶寒——要知道这葡萄外面可是长了一层霉斑啊!这也太重口味了吧?
  老韦斯特和哈里森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没错!就是贵腐霉菌!我熟悉这味道!”
  哈里森闻言也十分兴奋,说道:“韦斯特大叔,这一大片区域的葡萄都是这样的,这么说……酒庄今年要发财了?”
  老韦斯特哈哈大笑道:“我想夏老板一定非常愿意听到这个消息的!”
  夏若飞一头雾水,不解地问道:“韦斯特大叔,这些葡萄是腐烂了吗?难道我们不是损失了一大笔钱?为什么哈里森还说要发财了呢?”
  冯婧也觉得难以理解,这一大片区域的葡萄都变成这鬼样子了,一看就已经用不了了,为什么老韦斯特还这么兴奋,就跟出门捡钱了一样?
  老韦斯特畅快地大笑起来,说道:“夏,这些葡萄可不是腐烂,准确地说,它们是感染了霉菌!”
  夏若飞哭笑不得:“那不是一个意思吗?总归是没法用,只能让它们烂在树上了!”
  老韦斯特连连摆手说道:“no!no!no!夏,这些葡萄不但能酿酒,而且能酿制最顶级的贵腐酒!”
  夏若飞在酿酒行业就是个小白,平时也没有特别的品酒爱好,所以根本不知道什么贵腐酒。
  倒是冯婧听了之后,忍不住眼睛亮了一下,问道:“大叔,你是说……价格不菲的贵腐酒,就是这种葡萄酿制出来的?”
  老韦斯特哈哈大笑,招呼夏若飞和冯婧走近葡萄树,然后指着上面的葡萄说道:“你们看,这葡萄表面感染的霉菌,是贵腐霉菌,只有感染了这种霉菌的白葡萄,才能够酿制出贵腐酒的!”
  老韦斯特的心情非常好,所以兴致勃勃地跟夏若飞冯婧两人介绍起贵腐酒来:“贵腐酒除了甜度非常高之外,还会产生让口感更润的甘油及特殊香气,如水果干、蜂蜜、葡萄干与贵腐霉的浓郁香味。贵腐酒被誉为‘液体黄金’,还曾被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赞为‘王者之酒,酒中之王’。”
  “这么厉害!”夏若飞也忍不住惊讶地说道,“这些葡萄看起来已经根本没法酿酒了……”
  老韦斯特哈哈大笑,说道:“所以贵腐酒被称为‘灰烬中的惊喜’嘛!”
  夏若飞一听,觉得还是挺贴切的——这些原本水灵灵的葡萄早已变得失去水分变得干瘪,色泽也十分难看,真像是灰烬一样。
  老韦斯特接着又向夏若飞和冯婧介绍贵腐酒的由来,也不禁让两人啧啧称奇。
  许多美好的事物往往源自于意外,贵腐酒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相传在公元1650年的葡萄收获季,托卡伊的葡萄农因受战争之灾而延迟至11月采摘葡萄,迟摘的葡萄变得干瘪,甚至蒙有一层霉菌,但没有新鲜葡萄可用的酿酒师不得不用发了霉的葡萄进行酿酒。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年的成酒芳香四溢,蜂蜜、花朵和杏脯的甜香沁人心脾,酒体饱满,酸度高,甜而不腻,十分诱人。
  偶然的推迟采摘,意外地为托卡伊贵腐葡萄酒带来新的命运,从此走向辉煌。
  贵腐酒颜色如黄金,价格更是滴滴似黄金,其中滴金酒庄1811年贵腐葡萄酒曾经拍卖出11.7万美元每瓶的高价,1787年滴金贵腐葡萄酒拍卖出10万美元。就连最普通的贵腐葡萄酒也要大几百甚至上千元。
  如此昂贵的价格,是因为贵腐葡萄的形成条件十分苛刻。
  比如早上要有潮湿的雾气,这样有利于贵腐菌生长蔓延,贵腐菌会在葡萄皮上钻出小孔;随后午后有干热的天气,这样才能抑制贵腐菌的过度生长,避免其发展成恶性的灰霉病,同时干热的环境会使果粒里的水分从小孔处蒸发,葡萄的甜度、风味集中度和酸度自然提高。
  同时,这种情况必须发生在成熟的葡萄上,否则贵腐也会发展成灰霉病。
  另外,贵腐酒的制作成本也非常高,必须纯人工采摘,发酵时间非常长,再加上产量稀少,而且很容易吸引鸟类来偷吃,所以售价高也在情理之中。
  夏若飞听完介绍之后,才知道猎人谷地区的气候并不适合贵腐葡萄的形成,这次能形成这么大一片区域的贵腐葡萄,在老韦斯特看来简直是上帝赐予他们的意外之喜了。
  老韦斯特哈哈大笑道:“本来这些葡萄一成熟就要采摘的,因为夏在塞班岛耽搁了两天,所以整个采摘计划都往后推了一些,没想到推迟之下居然有这样的惊喜!”
  夏若飞笑着说道:“本来我心里还挺内疚的呢!现在看来,真是坏事变好事了!”
  冯婧抿嘴笑道:“好像有若飞的地方,总会出现各种奇迹,我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老韦斯特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又马上让哈里森组织人手,准备采摘这些贵腐葡萄。
  贵腐葡萄收时必须完全手工采收,因为不是整串葡萄都会受到感染贵腐菌,所以要一粒粒地挑选,这是一项十分精细的工作,必须由经验丰富的工人来完成,老韦斯特也必须现场把关。
  夏若飞心中微微一动,说道:“韦斯特大叔,我不是要两桶葡萄汁清液吗?其中一桶就帮我换成这种贵腐葡萄的吧!”...
无弹窗小说网()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