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酒水网

51酒水网

http://www.woyao9.com

菜单导航
51酒水网 > 进口酒 > 正文

孙正义造不出第二个阿里巴巴

作者: 51酒水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5日 08:07:09

孙正义造不出第二个阿里巴巴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江岳 黄莹莹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01

  疯狂是亚当·诺依曼的标签。

  这位被解雇不久的 WeWork CEO 兼联合创始人不乏离经叛道之举:在纽约街头赤脚走路;在办公室播放狂热音乐,以大声喊叫回应客户对音量的抗议;在招股书里公然将妻子列为自己意外身亡的三个指定接班人之一。

图:亚当.诺依曼

图:亚当.诺依曼

  更早些时候,他的梦想还包括:成为世界总统、成为全球首个资产超万亿美元的超级富豪,以及,长生不老。

  然而,在孙正义看来,这些疯狂还不够。

  两人在2017年首次见面时,他告诉亚当.诺依曼:In a fight , being crazy is better than being smart—and that WeWork wasn’t being “crazy enough”. (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要更好,WeWork 仍然不够疯狂)。

  孙正义用真金白银推动了这场疯狂的资本游戏,截至目前,他投下的赌注超过100亿美元, WeWork 估值则一度被推高至 470 亿美元——用烧钱换估值,这是孙正义在互联网时代投资“称帝”的秘笈。

  在赛道与选手的判断上,孙正义曾经具备顶级猎人般的精准。

  找到2000年的马云让他在中国资本市场一举成名,当时阿里巴巴刚成立几个月,孙正义来到中国寻找互联网投资标的,在北京,他听马云讲了5分钟,就开始请求对方接受自己投资,并努力说服,将投资额从马云提的1-2亿日元增加到20亿日元。

孙正义造不出第二个阿里巴巴

  猎人的直觉让他做出了这个决定,他判断阿里巴巴今后会出现压倒性的增长。

  “这种预感不是基于数字计划或者演示资料,而是他(马云)的眼睛和语言给我的感觉。虽然我投资美国雅虎的时候也有相同的感觉,但是,他的眼里闪耀着动物的光芒。”

  孙正义找到了马云,但他没能找到第二个马云。

  他似乎被困在了共享经济的赛道里。

  WeWork 、Uber、Airbnb 曾经被誉为美国共享经济三大巨头,孙正义投了前两家,累计金额接近180亿美金。然而 Uber 上市后股价跌跌不休,市值严重缩水,WeWork 更是连进入二级市场的门票都没拿到——随着上市失败,这家公司的估值从470亿美元骤降到200亿美元以下,连公开募股也被迫推迟。

  显然,对于共享经济的本质与孙正义的投资理念,资本市场保持了谨慎。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判断,投资机构“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不过,在公开场合,孙正义依然表现得信心十足。月初在日本的一场采访中,他谈到 Uber 和 WeWork,“这些公司将在10年内产生可观的利润,与之前相比,今天到处出现的小危机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

  02

  “你疯了”,乔布斯说道。

  2004年,想进军手机电信业务的孙正义找到了乔布斯,展示一张自己画的具备手机功能的iPod草图。在他看来,乔布斯能造出最强大的武器,助他拿下新领地。

孙正义造不出第二个阿里巴巴

  当然,乔布斯拒收了。这在孙正义的预期之内,“好吧,我收起这张低级图纸,但一旦你做出这个产品,就把它交给我在日本销售。”

  这让乔布斯大为诧异,当时他还没有与任何外人讨论过手机产品iPhone。

  孙正义想拿下独家销售协议,尽管他当时尚未拥有自己的移动电话运营商。当乔布斯提出这点,孙正义回答得很肯定:“史蒂夫,你给我协议,我让日本多一个移动运营商”。

  两年后,软银斥资118.7亿美元收购沃达丰日本,后者原本是日本第三大运营商,但网络质量不好,被喻为“快要沉没的船只”。将它改名为软银移动后,孙正义选择在2006年10月大幅降低手机通话资费,发起价格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