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酒水网

51酒水网

http://www.woyao9.com

菜单导航
51酒水网 > 进口酒 > 正文

日本威士忌为什么这么有人气?

作者: 51酒水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06:43:35

  今年1月28日,2011年推出全球限量150瓶的「山崎50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卖,当初上市时售价为100万日圆,经激烈竞标后,以233万港币(3250万日圆)成交,打破单瓶日本威士忌高价纪录,也改变世人对威士忌的概念,威士忌不再如往日是是苏格兰天下,近15年来连续在世界得奖的日本威士忌获得很高的评价,不过日本人自己变成成功的受害者,现在要喝得到这些天价的日本威士忌非常不容易,机场的日本威士忌被观光客扫光,而山崎蒸馏所、余市蒸馏所等有很多外国观光客涌到!

640.webp (1)_副本.jpg

  三得利山崎蒸馏所(大阪岛本町)

  不仅「山崎50年」,过去也有被认为超值珍贵的「轻井泽」威士忌以高价成交,去年是296瓶就卖了1亿700万日圆,其中最贵的「轻井泽50年」估算约1400万日圆,日本威士忌单瓶,超过1千万日圆也不足为奇。

  当然「山崎50年」高价落标,主要是因为稀少性,但也跟日本威士忌历史是跟山崎一起走过来有关。日本生产威士忌历史近百年,从明治末期到大正时代便有想自制威士忌的想法,1923年时,其后成为三得利创业者的寿屋洋酒店的鸟井信治郎就在京都跟大阪交界的山崎建设了日本第一个蒸馏所,1937年量产威士忌;山崎蒸馏所拥有世界无以类比的各种酵母及熟成木桶,是世界罕见的麦芽原久就分开酿制作法。世界所有威士忌的蒸馏器都是同样形状,但三多利为了做出不同味道,三个蒸馏所各有其有不同形状的蒸馏器,这也是非常日本流的执著吧!

  鸟井是让日本威士忌扬名世界的关键人物;2003年「山崎12年」在世界权威的ISC国际烈酒竞赛首次获得威士忌部门金奖;而山崎单一麦芽威士忌2013在2015年《WhiskyBible》挤下威士忌最为权威的苏格兰,从4千5百多种威士忌中夺得世界冠军,尤其这次是被视为本格派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得大奖,还被评为是「无法形容的天才之作」、「具备绝妙大胆的香气」甚至还加上最高赞辞的「没有一瓶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能望其项背!」

  日本人再度对日本威士忌恢复绝大的自信,说出「日丸(日本国产)威士忌让世界陶醉」,甚至有人自豪地说「威士忌是日本的酒!」

  接下来2014年的ISC中,三得利除以「响21年」威士忌夺得「Trophy」大奖外,响及山崎水楢桶、波本桶等单一麦芽威士忌,还有白州雪莉桶多款高年分单一麦芽威士忌等,拿下多项金奖,其他也有多款威士忌获得银奖,让日本威士忌再度在国际大获瞩目。2017年ISC「响21年」获得WorldWhiskey部门最高奖的“SupremeChampionSpirit”大奖;2018年在WWA(世界威士忌酒评奖会)中,「白州25年」则获得世界最佳单一麦芽大奖等等。

  三得利的威士忌是让威士忌成为日本国民饮料,尤其是三得利宛如达摩黑色浑圆容器的「OLD」在1980年的日本威士忌全盛时代创下一年卖了1亿4千8百万瓶纪录,也打破了世界纪录;也因此三得利几乎是日本威士忌代名词,其他还有更廉价的角瓶威士忌,不过许多欧美人看不起三得利这些产品,也因此一直不把日本威士忌摆在眼里。

  另一位关键人物则是在1918年到苏格兰学做威士忌的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鹤政孝,他在1936年创建了“NIKKAWHISKY”北海道余市蒸馏所(现属朝日啤酒集团),该处蒸馏所产的“竹鹤21年”曾,从2007年起在WWA上曾3度夺得纯麦芽威士忌金奖,而竹鹤17年”则也在2014年同样WWA获得金奖,两者更是国际烈酒竞赛ISC金奖’、银奖得奖次数数不清,像最近「竹鹤17年」则获2018世界最佳调和威士忌大奖。竹鹤最初工作的摂津酒造的大主顾就是鸟井,亦即跟三得利关系密切。

  因为连连得奖,日本国内威士忌掀起新热潮,2016年起新蒸馏所相继诞生。日本威士忌,除了有良质的水,以及气候适合长期酝酿熟成日本气候风土以及绿林丰富的自然环境等,或许还加上日本人独有的纤细感官,并认真研究开发的卓越的调配技术调配,才能呈现出威士忌的香醇馥郁以及层次丰富的口感。

  日本人所谓「匠」的完美主义,对发酵、蒸馏、贮存等坚持传统制法,绝不妥协,又不丧失革新的热情,不断进化,才会把威士忌如此完全的异文化的酒不到百年就融汇成日本文化一部分,而且还变成世界5大威士忌之一。

  日本人直到十几年前也都认为威士忌是英国传家法宝,出国常常带瓶威士忌回来当伴手礼物,等;也有许多传说,像是日本最早喝到单一麦芽威士忌的日本人据说是夏目漱石,他在伦敦留学期间曾在苏格兰皮特洛赫里(Pitlochry)度假,住在BLAIRATHOL(布莱尔阿苏)蒸馏所隔壁,因此揣测他喝了此地的单一麦芽威士忌,我也曾慕名购买过;而村上春树也为单一麦芽威士忌而醉心,写了《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但他喝的主要是爱尔兰的威士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