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酒水网

51酒水网

http://www.woyao9.com

菜单导航
51酒水网 > 葡萄酒 > 正文

矿区生态修复之路:“塞上江南”的旧伤与新生

作者: 51酒水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8日 04:06:53

原标题:矿区生态修复之路:“塞上江南”的旧伤与新生

  贺兰山下,一马平川。贺兰山上,斗转星移。

  30多年后,宁夏国土整治修复中心主任王会明还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末,第一次进入贺兰山矿区看到的场景。“里面全是煤矿,一个接一个,不熟悉的人进来,肯定会迷路。”

  巨变始于2017年。

  生态文明建设的号角下,一场生态保卫战在贺兰山打响。自然保护区内169处人类活动点综合治理,83个矿业权全部退出,50处工矿设施全部拆除,外围重点区域所有露天煤矿关闭。

  这是一次“壮士断腕”的整治。“从经济上讲,损失肯定是大的,但是从生态上讲,绝对是受益的。” 宁夏自然资源厅二级巡视员张黎坦言。

  如今,宁夏贺兰山、六盘山等地矿区的生态修复,正在走向生态产业化的新生,也成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实践样本。

  采砂坑变葡萄园

  9月底,贺兰山东麓的葡萄熟了。

  延绵2000亩的葡萄地里,串串紫色的葡萄缀在藤蔓上,一列一列,望不到边。葡萄园的主人袁辉对这些葡萄很是骄傲,“别看尝起来酸涩,它们能做出最好的葡萄酒。”

  来到这儿品尝葡萄酒的游客,很少有人知道,以前,这里不过是一个个废弃的矿坑。藏在葡萄园深处的葡萄酒堡,也是用砂坑里废弃的石料建起来的。

  这个位于“贺兰山东麓葡萄酒原产地域”核心地带的酒庄,前身是供应银川市砂石料资源的主要产区。由于长期的高强度开采,地表形成了平均深达40米的矿坑。受采矿影响,周边植被稀疏、砂砾裸露,生态环境极其脆弱。

  2008年,当地企业承包下2000多亩坑地,盖起酒庄,发展葡萄种植。同时在采矿塌陷区建成休闲公园,在遗留矿坑建设生态园。

  “从采砂到种植葡萄,很明显生态效益好了,产业转型也带来了社会效益。生态产业发展过程中,需要大量人力,这一个葡萄园季节性用工有2000多人,常年用工300多人,给当地村民带来了很大的增收。”宁夏自然资源厅办公室主任艾红兵说。

  从砂石矿区到葡萄酒庄,这里是整个贺兰山东麓矿区整治修复的一个缩影。

  在宁夏,贺兰山被称为“父亲山”。近南北走向的贺兰山位于银川平原西侧,千百年来,阻挡着腾格里风沙和西伯利亚寒流东进,也保护着宁夏人的“母亲河”黄河。

  但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因富藏煤炭、硅石等资源,贺兰山上开始了大规模的无序开采活动。在“靠山吃山”的传统、粗放发展方式下,贺兰山很快因野蛮开发变得伤痕累累。

  “在那个年代,没有什么人去讲生态保护,主要还是想着如何充分利用资源。”王会明说,在巅峰时期,贺兰山上各类采矿权达到100多处,非正规小煤窑不计其数。

  位于贺兰山北部的石嘴山市,就是因煤而兴、因煤而建的。王会明记得,从石嘴山市区沿着山沟驱车进入贺兰山矿区,要开一两个小时车程。“但当时,石嘴山市区黑色的天和空气中的粉尘,就能让人感受到,贺兰山上煤炭开采正在造成什么后果。”

  几十年来,贺兰山丰富的矿产资源,给国家经济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也留下了沟壑纵横、满目疮痍的山体。

  “特别是贺兰山北部石嘴山段矿区,过度开采致使山体地貌严重毁坏、部分物种濒危灭绝、野生动物栖息地大幅压缩,生态环境质量和功能遭到严重损害。”王会明坦言。

  2016年11月,中央第八环保督察组向宁夏回族自治区反馈督察情况提到,2013年以来,宁夏9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6个存在新建或续建开发活动点位149处,其中106处为新建点位。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86家采矿企业中,81家为露天开采,破坏地表植被,矿坑没有回填,未对渣堆等实施生态恢复。

  2017年,在生态文明建设的号角下,一场生态保卫战,在贺兰山正式打响。

  贺兰山保护区内,169处整治点全面完成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83个矿业权全部退出,50处工矿设施全部拆除。贺兰山所有露天煤矿关闭退出,重点区域543家“散乱污”煤炭加工企业关停取缔,影响生态环境的45个点位全部完成基础治理。

  铁腕治污

  同时开启矿区整治与生态修复的,还有位于宁夏最南端的六盘山三关口。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